返回

游戏动漫男孩Layne圆梦日本东京大学 | Layne G. Admitted into University of Tokyo

Layne G.是苏州德威国际高中13年级的学生,目前已收获包括东京大学(University of Tokyo)在内的6所知名大学的录取。Layne热爱游戏和漫画,自称宅男,但同时还是个进击的理工科大神。

  • 除了东京大学之外,Layne还收获了以下高校的录取:
  • 早稻田大学(Waseda University)
  • 麦吉尔大学(McGill University)
  • 曼彻斯特大学(The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)
  • 华威大学(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)
  • 利兹大学(University of Leeds)

是要成为久夛良木健那样的男人呢

久夛良木健
久夛良木健 1993年~2006年担任SONY旗下的SCE总裁(代表取缔役会长)兼集团CEO。以开发出风靡一时的PlayStation家用游戏机系列而闻名,有 “PlayStation之父” 之称。
- 久夛良木健, 集团CEO

久夛良木健是Layne的偶像。久夛良木健先生一手创建了索尼PlayStation家用游戏机,没想到却影响到千里之外的一个小小少年,点燃了一颗少年的游戏之梦。Layne小的时候就与游戏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工作忙,陪伴他长大的只有游戏和漫画。小小的黑匣子里装了另一个世界。在游戏中,他获得的成长是另一种故事。一个个小人代表了他,在各种天马行空的游戏世界中升级打怪。在游戏中,他收获了很多的好朋友,一些陌生网友陪伴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晚。按他的话来说:快乐都是这些沙雕网友给的。日本游戏和漫画是Layne的精神力量,他很想去看看拥有那么多游戏和漫画的神奇国度究竟是怎样的。报考东京大学也是因为对日本文化的喜爱。

wechat-image-20190524074908

在问到会不会放弃游戏时,Layne坚定地说:“不会的,这辈子都不会放弃游戏的”。在提到游戏和漫画时,Layne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他的梦想也是能够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游戏,看到玩家因为自己的游戏得到快乐,把游戏的快乐带给更多的人。Layne说他最长一次打游戏大概有30个小时吧,但是他知道长时间玩游戏是不太好的,他会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,每次会把学习任务认认真真完成了以后,就可以痛痛快快打游戏了。所以Layne的数理化成绩全A,连之前一直不太好的经济也拿到了A。

所以并非所有爱游戏的孩子都会荒废学业,只要掌握两者之间的平衡,孩子也会更好成长的!

爱游戏,但不沉迷,漫画是人生的风向标,因为有了信仰,所以努力起来也有方向呀。

<<相约东京大学>>

 

当初Layne和室友兼学长John Y.约定了一起去东京大学,但John早早的拿到了牛津大学的录取,所以去东京大学的 “重任” 就落在Layne的身上(更多关于John Y.的信息,请点击:剑桥大学与牛津大学校友返校分享就读体验 | Alumni Nicole and John,将在牛津努力帮助人类更接近 "万物论" | John Y will bring us closer to the stars)。两位少年在小小的宿舍,带着对彼此的承诺,像传递接力棒一样,把一颗东京大学的种子深深埋进了Layne的心里。

wechat-image-20190524080005

申请的过程也是比想象的艰难,东京大学的申请文书的题目很是别致 “你对乌托邦的看法是什么?” 这个问题困扰了Layne很久,大家可能都知道乌托邦是什么,但是要论述起来很困难。Layne查找了很多资料,但都不是他想写的乌托邦。某次回家,他无意中听到表妹在背一篇《桃花源记》的古文,灵感乍现,《桃花源记》不就是中国古代的乌托邦吗?中国人所说的“世外桃源”和西方的乌托邦如出一辙。Layne在申请文书的开头就提到了中国古代的《桃花源记》。

wechat-image-20190524080511

第一遍的文书被老师否决了,只留下了《桃花源记》的片段。写文书又陷入了一个瓶颈。老师给他提了一个建议,告诉他不应该拘泥于学校。

Layne试着打开思路,将视角转到了其他方面。他从乌托邦的本源出发,思考人为什么会构建乌托邦。想明白了这个问题,整体文书写起来就简单多了。他认为乌托邦之所以美好,是因为无法触碰,是注定只能怀念的东西。他想到了逝去的童年。二者之间的联系就在于,两者都是记忆中最美好的东西,但却永远无法得到。

想清楚了关键性的问题,整体文书的脉络就非常清晰明了,到第二稿的时候,整个文书已经不需要再大改了。

面试的时候,主考官问的问题也比较灵活,比如他会问:人工智能是否应该有人权?

Layne笑着说,这个听到时,感觉无从下手。但是稍稍冷静后,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: 这个问题有两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:人工智能思考的权利以及其他权利都是人类赋予的,从人类角度来说,它只是一个编程。第二个阶段,如果人工智能拥有了人类意识,那对它的定义就发生了变化,那它的权利也会随之变化。他还用他比较熟悉的游戏《底特律:变人》举了例子,人工智能跟人的关系可能更多的是主仆关系。

images

忐忑不安的等待录取结果,4月13日,东京大学的录取终于如愿以偿躺在了他的邮箱里。他激动地在空中挥了几下空拳。这不仅仅是对朋友的承诺,也是对自己喜欢的东西的一个最好的回馈!

wechat-image-20190524081001

Layne在刚上高中的时候就有了打工的念头,他觉得打工不仅可以赚点零花钱,还可以在打工中体验生活。Layne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妈妈的单位,做一名小小的质检员。虽然没有工资,但是也让他感受到妈妈工作的不容易。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做发单员。一开始总是害羞又紧张的,不敢像陌生人开口,怕被拒绝。但是想到天气如此热,早点发完,早点回去吹空调。他终于发出了第一份传单。万事开头难,他渐渐熟悉了发单的流程:见人先90度鞠躬,阿姨您好,叔叔您好,露出八颗牙的微笑,双手拿着传单,英语培训要不要了解一下,好嘞,谢谢阿姨,阿姨慢走。虽然提成只有几十块钱、Layne还是认认真真地做完了这份工作。在37、38度的高温下,他每天跑好几个中小学,抱着厚厚一沓又一沓的宣传册,在烈日下完成了自己的 “营销”任务。一个月赚了2000块,钱不多,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,所以格外珍惜。他说去日本读书以后,会把打工继续下去,他想更多了解日本文化,在打工中锻炼自己。

游戏点燃了少年最初梦想,而少年也长成了游戏中的人物,一路升级打怪,圆了游戏中的梦想。

这就是我们今天主角Layne G.的故事,阳光总在风雨后,期待他在日本解锁新的游戏副本。